依依

【伪装者】【天台】Lollipop(现代AU)PWP 一

郭德纲的迷妹:

天台的现代大学AU:明台是乖乖的大学生,王天风是生理学(咳咳)老师。


Warning tags:半公开场合 捆绑 道具


“我是不是变态?”明台上课前趴在课桌上边想边把笔插进柔软的头发里纠缠着。自己特别喜欢上王天风的课,这同学们都知道。下课缠着王天风不让他走,问这问那,就算老师佯装生气,也仗着他的宠溺赖着不走的那个系草就是明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但是最近,明台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不满足于流连在王天风清瘦的脸颊和泛着红晕的眼角。上课时,借着认真听课的名义,明台可以光明正大地任由目光在王天风的身上逡巡。作为X大最年轻的副教授,王天风透着与年龄不符的严肃,浅军绿色衬衣更衬得他像个老学究。但是这份严肃古板落在明台眼中满是禁欲的性感。


天气渐热,王天风在讲台上做着上课前的准备,顺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领子的阴影下是白皙的锁骨,明台不由得看呆了。炽热的目光游弋在领口一带,恨不得这目光化作一双手,撕开这束缚。王天风接着解开袖口,卷起袖子,露出桡骨的骨节和一截小臂。袖子卷了两道,松松地箍在手肘下方。“太犯规了!”明台咬着下唇不禁哼出了声。“嗯?”王天风抬起了头,看着坐在第一排的明台。以往都是明台笑嘻嘻地提醒他到点儿了,王天风也渐渐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小助教”。明台忙的抿嘴摇头,别过去不敢看王天风。


开始上课了,明台甩甩头,尽量把那些奇怪的想法甩出脑子,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占据着大脑而错过他最爱的生理学课堂上的一分一秒。


王天风清了清嗓子问道:“除了排尿反射、分娩,大家还能举出什么正反馈调节的例子?”“动作电位!”郭骑云抢先发言。明楼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本来是他想回答的。王天风对郭骑云的答案很满意,这节课他本来就想细讲动作电位,于是向着郭骑云的方向抿嘴微微颔首。明台一下子心气儿就上来了,手举得像小学生似的,满脸写着“老师!我知道!”。本来课可以继续下去讲正题了,但是王天风看着明台期待的眼睛眨啊眨,浅笑了一下,“好,明台你再补充。”明台可爱听自己的名字从老师的唇齿间出来了。“嗯,还有胰蛋白酶的产生、月经周期中雌激素产生的调节……”王天风点点头,可是明台还想继续表现,“还有……还有钠钾泵和射精过程!”明台一脸“表扬我”的得意,但是这份得意在说出“射精过程”的瞬间僵住了。倒不是这个词本身有什么的,毕竟大家都是医学生,而且这还是生理学的课堂,而是这个词脱口而出的时候,明台脑中闪过了“王天风射精的样子该有多迷人啊”这样的想法。王天风点了一下头,算是对明台的小小表扬,继续课程内容,留下明台久久的出神。


下课之后,大家纷纷收拾走出教室赶去吃晚饭。王天风胃不大好,有时候胃闹起来便没有什么食欲,这时候他就用一支棒棒糖代替晚饭。明台赖在教室里慢慢地磨蹭,来回收拾并不乱的牛津包,低着头溜眼看着王天风从电脑包里摸出一支棒棒糖,指尖挑开包装纸,走到教室门口的垃圾桶,扔掉包装纸,把棒棒糖放入口中。


棒棒糖将王天风的脸颊撑出了个鼓包,可以看出圆圆的糖在口腔里被舌头带着滑动。一会儿鼓包不见了,想必糖果此时在舌面进出,与舌头纠缠。王天风踱步回到讲台边收拾东西,糖果留在嘴唇外面的塑料棒棒就来回摆着。收拾得差不多了,王天风一手把棒棒糖拔了出来,圆圆的糖果离开嘴唇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听起来有点幼稚,有点羞耻,还好教室里只有明台和他两人,王天风便继续享受着棒棒糖带来的欢愉。他伸出粉色的舌尖轻点糖果,接着舌面贴上去,双唇张开,包住整颗甜蜜。用力吸了一口,王天风又把棒棒糖拿了出来,这一次动作极其缓慢,脱出了唾液的游丝,挂在唇上,再被舌尖灵巧地扫走。王天风咂了咂嘴,棒棒糖轻轻在唇上敲了几下,留下一片水光。下唇沾着糖水反射出粉嫩的光泽,王天风抿了下嘴,觉得甚是黏腻,便吐出舌尖在下唇快速扫荡,又在嘴角停留了一会儿,顺时针舔过上下唇,才算罢休。


明台愣愣地坐在第一排,看着平时严肃的老师在一米之内的讲台极其缓慢,又极其色情地吃完了一整个棒棒糖。明台脑子里的血液已经清空,不能思考了,但是另一个地方却慢慢充血……


“老师,”明台突然开口,声音由于身体的燥热有点沙哑,“我也想吃。”


王天风从讲台后面绕到了前面,斜靠在讲台上,膝盖顶在了第一排课桌的桌腿儿上。“可是,”王天风慢慢直起身子,一点点前倾,一点点靠近明台,“我已经没有了。”最后的话,几乎是用气声喷在明台脸上的,荔枝的香甜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


明台仰着头,伸出舌头,舌尖扫过王天风的嘴角,将糖水收进自己的嘴里。


“这不就是么,嗯?”




tbc



台風完結文存薦

只愿睡死在棉花垛:

大哥說了涮:






  • 這裡都是已完結的。




  • 沒放台風衍生或RPS,但作者可能有寫。




  • 標記:▼AU







可惜入坑太晚,好些作者已人去lo空。




緩慢整理中......








作者:阡陌花开  











作者:事如春梦了无痕 (主頁有文包)







作者:Pulicia 







作者:姜晋 







作者:Silly_Auntie 







作者:太湖逆步 







作者:八宝粥 







作者:七宝/我比二宝多五宝 







作者:__徐卷卷 (主頁有文包)











作者:无舟 











作者:野渡 











作者:鱼头豆腐汤 







作者:醒醒啊四毛 











作者:明明w 











作者:大毛二毛小明 







作者:好梦难竟啊。 











作者:光头老司机 











作者:凌野     (AO3主頁)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结巴患者:

#GIF#

#刘奕君#

#憋说话!吻我!#

(¯﹃¯) (¯﹃¯) (¯﹃¯)

微博刷到的 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爪了 啾咪💕💕💕💕💕💕💕💕💕💕我没在搞笑的真的好好看啊🙈🙈

入坑图

19:

扬子轩就算你脱光了大家应该也还是想当你后妈而已😄

Lemon眸:

你是天使 你是天使

你是我最初和最后的天堂

【凌安】烟花

丧病专用号:

ooc,天帝人设偏原著
沉迷xie教瞎写,看一乐




远天炸开几朵烟花,缤纷的色彩映在人的瞳孔里却没能为他添上一抹鲜活。
原来已经是正月十五了。
元安其实没觉出时间过得快或是慢。
若是说莲妃之死一下子抽空了他的心血,那元凌逼宫则是又一记重击,敲碎了还在勉强支撑的躯壳。
逼宫那日后元安大病了一场,缠绵月余,他本以为一切当就此了结,却不想元凌一改逼宫之时的狠戾,只是将他囚禁于深宫,医治调理却样样尽心,就连吃穿用度也和往日一般无二。
病时精神不济,他不知元凌是否来过,病愈后倒是见他来过几次,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就像一个普通的探望父亲的儿子,向宫人们询问他的近况,对着他时话倒是不多,闲散地聊些有的没的,甚至两人还有过那么一两次手谈。
他摸不清元凌的心思,但是像他这般一无所有也一无所求的境地,有的最多的便是耐心了。元凌不说,他便也不问……两相耗着,只要元凌有所图,早晚会诉诸于口,他只需等着便好。


又一波烟花燃得尽了,元安拢了拢衣袖,觉得院中有些凉了,想回去早些歇着,却不想刚转身走出两步,元凌就来了。
“连元宵节的烟花也不看了吗?”
元安回身,见年轻的帝王正盯着他。
“年年如此,不看也罢。”
“今年的不同。”
元凌上前两步与元安并肩而立,不再言语,仰头看向夜空,正赶上新一轮的烟花腾起。
元安有些无奈,却也只能相陪,随着元凌一同看向夜空。
两人就这样在远中站了一会儿,元安忽觉得肩上一沉,略一低头发现元凌将自己的外氅给他披了上。
元安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元凌,却发现他全无所觉似的依然看着夜空。
第一次元安有些后悔将这个孩子教得太好,他所思所想,自己已经全看不出了。
那一刻元安突然不想再耐心下去了,如今的境况,他自觉再没什么给不出的,也没什么可给的了。
元安叹了口气道:“你其实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违心地和他演着这份父慈子孝的戏码,“如今这大正宫已经是你的了,我也再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元凌闻言笑了起来,侧过身微微低了头,直直看向元安的眼睛。
目光灼灼甚至带了些逼视的意味,让元安不禁皱眉,可元凌下一秒的动作却让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后脑被紧紧扣住,唇相抵,青年的气息带着侵略的意味,随着湿软的舌扫过他口腔的每一处。
元安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在脑海里炸开了,将眼前的一切都炸的模糊不清,他甚至忘了反应,直到这个吻结束后才喘息着找回了一丝清明。
元安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掌掴去,再被架住钳制,最后反被元凌拽了一个踉跄。
元凌看着他因为惊怒而泛红的双眼,笑意更甚,凑近了他耳边轻声道:“我想要您的心。”

请问有没有all老师群呀 求老司机带路

啾咪💕💕💕💕💕💕💕💕💕💕💕💕

求车!!现代衍生大叔正太养成 破三观当然更好😫😫😫😫😫😫😫😫😫

猫妖传唐玄宗 帅翻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