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

【伪装者】【天台】Lollipop(现代AU)PWP 一

郭德纲的迷妹:

天台的现代大学AU:明台是乖乖的大学生,王天风是生理学(咳咳)老师。


Warning tags:半公开场合 捆绑 道具


“我是不是变态?”明台上课前趴在课桌上边想边把笔插进柔软的头发里纠缠着。自己特别喜欢上王天风的课,这同学们都知道。下课缠着王天风不让他走,问这问那,就算老师佯装生气,也仗着他的宠溺赖着不走的那个系草就是明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但是最近,明台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不满足于流连在王天风清瘦的脸颊和泛着红晕的眼角。上课时,借着认真听课的名义,明台可以光明正大地任由目光在王天风的身上逡巡。作为X大最年轻的副教授,王天风透着与年龄不符的严肃,浅军绿色衬衣更衬得他像个老学究。但是这份严肃古板落在明台眼中满是禁欲的性感。


天气渐热,王天风在讲台上做着上课前的准备,顺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领子的阴影下是白皙的锁骨,明台不由得看呆了。炽热的目光游弋在领口一带,恨不得这目光化作一双手,撕开这束缚。王天风接着解开袖口,卷起袖子,露出桡骨的骨节和一截小臂。袖子卷了两道,松松地箍在手肘下方。“太犯规了!”明台咬着下唇不禁哼出了声。“嗯?”王天风抬起了头,看着坐在第一排的明台。以往都是明台笑嘻嘻地提醒他到点儿了,王天风也渐渐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小助教”。明台忙的抿嘴摇头,别过去不敢看王天风。


开始上课了,明台甩甩头,尽量把那些奇怪的想法甩出脑子,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占据着大脑而错过他最爱的生理学课堂上的一分一秒。


王天风清了清嗓子问道:“除了排尿反射、分娩,大家还能举出什么正反馈调节的例子?”“动作电位!”郭骑云抢先发言。明楼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本来是他想回答的。王天风对郭骑云的答案很满意,这节课他本来就想细讲动作电位,于是向着郭骑云的方向抿嘴微微颔首。明台一下子心气儿就上来了,手举得像小学生似的,满脸写着“老师!我知道!”。本来课可以继续下去讲正题了,但是王天风看着明台期待的眼睛眨啊眨,浅笑了一下,“好,明台你再补充。”明台可爱听自己的名字从老师的唇齿间出来了。“嗯,还有胰蛋白酶的产生、月经周期中雌激素产生的调节……”王天风点点头,可是明台还想继续表现,“还有……还有钠钾泵和射精过程!”明台一脸“表扬我”的得意,但是这份得意在说出“射精过程”的瞬间僵住了。倒不是这个词本身有什么的,毕竟大家都是医学生,而且这还是生理学的课堂,而是这个词脱口而出的时候,明台脑中闪过了“王天风射精的样子该有多迷人啊”这样的想法。王天风点了一下头,算是对明台的小小表扬,继续课程内容,留下明台久久的出神。


下课之后,大家纷纷收拾走出教室赶去吃晚饭。王天风胃不大好,有时候胃闹起来便没有什么食欲,这时候他就用一支棒棒糖代替晚饭。明台赖在教室里慢慢地磨蹭,来回收拾并不乱的牛津包,低着头溜眼看着王天风从电脑包里摸出一支棒棒糖,指尖挑开包装纸,走到教室门口的垃圾桶,扔掉包装纸,把棒棒糖放入口中。


棒棒糖将王天风的脸颊撑出了个鼓包,可以看出圆圆的糖在口腔里被舌头带着滑动。一会儿鼓包不见了,想必糖果此时在舌面进出,与舌头纠缠。王天风踱步回到讲台边收拾东西,糖果留在嘴唇外面的塑料棒棒就来回摆着。收拾得差不多了,王天风一手把棒棒糖拔了出来,圆圆的糖果离开嘴唇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听起来有点幼稚,有点羞耻,还好教室里只有明台和他两人,王天风便继续享受着棒棒糖带来的欢愉。他伸出粉色的舌尖轻点糖果,接着舌面贴上去,双唇张开,包住整颗甜蜜。用力吸了一口,王天风又把棒棒糖拿了出来,这一次动作极其缓慢,脱出了唾液的游丝,挂在唇上,再被舌尖灵巧地扫走。王天风咂了咂嘴,棒棒糖轻轻在唇上敲了几下,留下一片水光。下唇沾着糖水反射出粉嫩的光泽,王天风抿了下嘴,觉得甚是黏腻,便吐出舌尖在下唇快速扫荡,又在嘴角停留了一会儿,顺时针舔过上下唇,才算罢休。


明台愣愣地坐在第一排,看着平时严肃的老师在一米之内的讲台极其缓慢,又极其色情地吃完了一整个棒棒糖。明台脑子里的血液已经清空,不能思考了,但是另一个地方却慢慢充血……


“老师,”明台突然开口,声音由于身体的燥热有点沙哑,“我也想吃。”


王天风从讲台后面绕到了前面,斜靠在讲台上,膝盖顶在了第一排课桌的桌腿儿上。“可是,”王天风慢慢直起身子,一点点前倾,一点点靠近明台,“我已经没有了。”最后的话,几乎是用气声喷在明台脸上的,荔枝的香甜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


明台仰着头,伸出舌头,舌尖扫过王天风的嘴角,将糖水收进自己的嘴里。


“这不就是么,嗯?”




tbc



评论

热度(35)

  1. 依依郭德纲的迷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