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

【凌安】烟花

丧病专用号:

ooc,天帝人设偏原著
沉迷xie教瞎写,看一乐




远天炸开几朵烟花,缤纷的色彩映在人的瞳孔里却没能为他添上一抹鲜活。
原来已经是正月十五了。
元安其实没觉出时间过得快或是慢。
若是说莲妃之死一下子抽空了他的心血,那元凌逼宫则是又一记重击,敲碎了还在勉强支撑的躯壳。
逼宫那日后元安大病了一场,缠绵月余,他本以为一切当就此了结,却不想元凌一改逼宫之时的狠戾,只是将他囚禁于深宫,医治调理却样样尽心,就连吃穿用度也和往日一般无二。
病时精神不济,他不知元凌是否来过,病愈后倒是见他来过几次,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就像一个普通的探望父亲的儿子,向宫人们询问他的近况,对着他时话倒是不多,闲散地聊些有的没的,甚至两人还有过那么一两次手谈。
他摸不清元凌的心思,但是像他这般一无所有也一无所求的境地,有的最多的便是耐心了。元凌不说,他便也不问……两相耗着,只要元凌有所图,早晚会诉诸于口,他只需等着便好。


又一波烟花燃得尽了,元安拢了拢衣袖,觉得院中有些凉了,想回去早些歇着,却不想刚转身走出两步,元凌就来了。
“连元宵节的烟花也不看了吗?”
元安回身,见年轻的帝王正盯着他。
“年年如此,不看也罢。”
“今年的不同。”
元凌上前两步与元安并肩而立,不再言语,仰头看向夜空,正赶上新一轮的烟花腾起。
元安有些无奈,却也只能相陪,随着元凌一同看向夜空。
两人就这样在远中站了一会儿,元安忽觉得肩上一沉,略一低头发现元凌将自己的外氅给他披了上。
元安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元凌,却发现他全无所觉似的依然看着夜空。
第一次元安有些后悔将这个孩子教得太好,他所思所想,自己已经全看不出了。
那一刻元安突然不想再耐心下去了,如今的境况,他自觉再没什么给不出的,也没什么可给的了。
元安叹了口气道:“你其实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违心地和他演着这份父慈子孝的戏码,“如今这大正宫已经是你的了,我也再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元凌闻言笑了起来,侧过身微微低了头,直直看向元安的眼睛。
目光灼灼甚至带了些逼视的意味,让元安不禁皱眉,可元凌下一秒的动作却让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后脑被紧紧扣住,唇相抵,青年的气息带着侵略的意味,随着湿软的舌扫过他口腔的每一处。
元安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在脑海里炸开了,将眼前的一切都炸的模糊不清,他甚至忘了反应,直到这个吻结束后才喘息着找回了一丝清明。
元安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掌掴去,再被架住钳制,最后反被元凌拽了一个踉跄。
元凌看着他因为惊怒而泛红的双眼,笑意更甚,凑近了他耳边轻声道:“我想要您的心。”

评论

热度(43)

  1. 依依岁暮天寒 转载了此文字